站长推荐

      合作伙伴

  • 当前位置
  • 首页
  • 人妻熟女
    • 『【振动棒惊魂】【第一章】【作者:findingdoggy】』
        作者:findingdoggy
      字数:6466


      第一章

      头好重……这是陈琳琳醒来唯一的感觉。

      四周黑暗一片,肢体仿佛不存在一般毫无知觉。

      陈琳琳只能在头痛里感知到自己还活着。

      接着是空气里若有若无的男性体味,微微地刺激着琳琳的鼻腔,但眼前依然
      漆黑一片。

      这是在哪里?琳琳毫不知情,唯一记得的,似乎只有一团模糊的红影。

      头好痛……琳琳渐渐地感知到麻木的四肢,血液在血管里缓缓循环,冲击着
      麻木酸痛的身体。酸痛,痛……良久,她才能感觉到四肢还健在。

      人贩子?鸡头?

      不等琳琳享受重新拾取四肢的幸福,恐惧感又扑上她的脑海。

      身上似乎没有伤……只是麻……还好……琳琳试图活动四肢,可碰到的只有
      冰冷的金属镣铐。

      绑架?

      头稍微可以摆动,但眼睛被什么东西盖着,一股恶心的皮套味。

      若有若无地,周围各个角落似乎有一丝男人的呻吟。

      黑暗、男人、镣铐……琳琳仿佛从冷水中跳出来一般打了个冷战,恐惧差点
      让她吐了出来。可是什么都吐不出来。

      她终于恢复正常知觉的躯体感觉到自己被固定在一把椅子上,锁链拷着手脚,
      眼睛什么都看不到,像是戴着眼罩。

      救命……琳琳试图呼救,但只发出微弱的声响。

      救命……嗓子干得想吐……救命……无意义的呻吟。

      似乎呼救声刺激到周围若有若无的男人,男人沉闷的哼哼更响了。不止一个,
      肯定不止,四面八方都有人。

      琳琳放弃了无意义的求救,逼迫自己冷静下来想想……冷静……我不知道我
      在这呆了多久,失去意识前是……出门,红旗超市……拐角停车场……那个人,
      对,就是那个红防盗门被打开时的金属摩擦声打断了琳琳的冷静思考,金属门厚
      重的打开声既是希望又像屠刀一样斩在琳琳心里。

      谁……你是谁……放我出去……来人两手夹着琳琳面颊,一股带着尿骚味的
      水顺着她干裂的嘴唇倒进嘴里。琳琳抓住救命稻草一阵牛饮,水里奇怪的味道也
      不能让她停下求生本能。

      喝够了,神秘人猛地扯下琳琳的眼罩,快步走出房门。

      「不!求求你!放我出去!」眼睛受到强光刺激还不能睁开,琳琳只能无助
      地哀求着,但无济于事。

      逐渐适应灯光的琳琳,发现自己被许多男人所包围。但男人们都戴着头罩,
      双眼在外,双手高举被绑在墙壁上。房间呈圆形,男人们贴墙而站着,全身上下
      唯一的遮盖物只有漆黑的头套。下体无一不是愤怒而立的,像一头怒火中烧的公
      牛。有的男人下体甚至如烫红的铁棒一样不断抖动着。

      大部分男人都上身发红,在灯光下微微泛着光,似乎盖着层汗。痛苦沉闷的
      呻吟正是他们发出来的,隔着头套听起来更加诡异,他们……被怎么了?

      电流声从琳琳左侧响起。一台黑白老电视,像是二十年前的款。

      电视闪烁几秒,一个诡异可怕的面具下得琳琳惊叫起来。那是一张极其扭曲
      的脸,颧骨极高,点着小丑一般的腮红。眼睛像挖空的骷髅,一左一右闪着红光
      和蓝光。那根巨大的鼻子不停扭动着,像极了……像极了振动棒……琳琳怎么会
      不熟悉这个东西,没有男人的时间,不管白天还是黑夜,琳琳手边一定会有很多
      根振动棒随时供自己享受高潮。

      鼻子下面一张丑陋的嘴,一张一合,机械摩擦一样丑陋的音色响起来。

      「琳琳,我想和你玩个游戏」

      谁!这是谁,他怎么会知道我的!

      「你外表是一个贤惠的妻子,在校是一个负责的老师,可没人知道你是个人
      尽可夫的荡妇。你背着你老公勾引男人,小孩和老头也不放过。」

      这是谁!这到底是谁!是不是老公抓到我的把柄了!不可能!琳琳惊慌失措。
      自己小心翼翼避开熟人,不可能有人知道我的事情!「你要什么!我都给你!求
      求你放了我!」

      机械声并没有被她打断。「既然你生性淫荡,今天我们就来玩一个淫荡的游
      戏。琳琳,请专心听好,这能决定你今天是否能活着出去。」

      活着……他说的是活着?

      「你右手边有一根管子……」

      琳琳往右看,右手边一根白色管子大概半米高,两三厘米宽,上面插着个不
      大的漏斗。管道直通地板,不知连接到哪里。

      「管子连接着计量器,你要做的很简单,收集精液,直到够量。」

      「房间里一共四十个男人,每个人都被打了种猪配种剂。你有5个小时时间
      完成任务。如果到时候没有完成,所有男人的手铐都会被打开。要提醒你的是,
      种猪配种剂能扭曲雄性意识。他们暂时只是性交机器……琳琳,祝你好运。」

      咔!锁着手脚的链条瞬间断开,没有坐稳的琳琳一个狗扑扑倒在地上。看到
      琳琳离开座位,一些男人扭动着身体,抖动着怒涨的下体咆哮着。琳琳还没回过
      神来,恐惧与迷茫让她不知所措。

      男人吼得更狂野了,那上下抖动的钢铁之物散发着阵阵淫靡的男人气味,刺
      激着琳琳。即使是如此恐惧的场所,也还没有搞清楚到底怎么回事,琳琳天生淫
      荡的神经也被刺激得紧绷起来。在雄性身体散发出的汗味、精味之下,琳琳下体
      一阵温暖,一股暖流从下体缓缓流出。

      可是这并不是什么好玩的游戏,被莫名其妙丢到这样一个恐怖的房间里,五
      个小时收集精液?不然就……被他们……轮奸么?琳琳打量着周围的男人,大部
      分都特别精壮,胯下大鸟也都不是凡物,要是被这些人强奸,下半身要……琳琳
      不敢想。

      琳琳抵挡着体内淫荡基因的咆哮,寻找怎么逃出去。可刚刚神秘人从哪里进
      来的,连道门都找不到……似乎只有玩这个游戏了么……琳琳已经不转的大脑在
      雄性氛围里只能顺从着自己的本能走下去……五个小时,多少精液……关乎生存?

      看着那些剑拔弩张的鸡巴,琳琳感性与理性经过短暂思考便达成了一致…
      …她扑向距离她最近的男人,六块腹肌在一层薄汗中散发着令她无法抗拒的致命
      诱惑。男人低头盯着她,咆哮地抖动着鸡巴。琳琳朱唇轻启,蛇一般妖娆的舌头
      舔掉马眼上的甘露,一口套上男人龟头。阵阵闷吼释放着男人的激情,和周围眼
      睛冒火的男人一起奏响了五小时淫靡第一乐章。

      琳琳从小就透露着淫荡的气质,从幼儿园起就有被男人征服的幻想。那时的
      她喜欢找班上最帅的男人玩强奸游戏,还是当着班上同学一起玩。她会让帅同学
      尾随她,把她压在桌子上亲亲。不懂事的她以为亲亲就已经是男女授受不亲的最
      高等级,但更不懂事的同学们也没把她的游戏当一回事。

      小学时偶然间找到自己阴蒂的琳琳更是从小就沉浸在自慰的快感里。家里,
      公交车上,甚至是与同学们一起的春游,琳琳也会躲在角落里疯狂按摩自己的阴
      蒂,等待那全身的颤抖。

      到了初中,琳琳在外是乖乖孩子,可自己偷偷地与其他学校的「垃圾学生」
      约会,初一就破了处。幸好琳琳早熟得早,性知识丰富,也没有遇到早孕和性病
      的问题。

      就那时候,琳琳意识到自己特别喜欢舔鸡巴。

      琳琳特别喜欢舔鸡巴,看着男人在她嘴里呻吟、颤抖、甚至喷射,让她有无
      上的成就感。跟吹鸡巴相比,她倒不太喜欢被插。琳琳里面不太敏感,阴蒂才是
      她的敏感点。可不论是老公还是约炮对象,都没有谁有耐心给琳琳做一套足够到
      位的阴蒂刺激。不多的几次阴道高潮,来自三个体校男生。三个精壮的汉子使出
      浑身解数插了琳琳两个小时,才让琳琳人生第一次享受到阴道高潮。可那之后,
      琳琳还是只喜欢自己安慰自己可怜的阴蒂妹妹,和到处找男人,让男人无处喷射
      的精液灌满自己的嘴巴。

      结婚以后,琳琳也想安分守己,可单是看到路上男人鼓掌的下体,自己就能
      湿一片。老公不能让自己高潮,总是DIY也寂寞空虚冷,琳琳最终还是走上了
      放荡的道路。

      刚开始胆子还小,只敢约外地男人,趁着自己出差时一饱淫欲。到后来胆子
      大到同城约炮。幸好自己一直小心翼翼,没有让老公抓到把柄。

      睡过琳琳的男人,或者说被琳琳睡过的男人,至少也是三百多。长期被淫欲
      浸泡的琳琳,走起路来也是脚下生花,恨不得走出一条淫水铺成的路。身材矫健
      苗条,纤细也不失肌肉线条的美感。皮肤吹弹可破,尤其是大腿像玉一般剔透光
      滑,人间极品。

      回到房间里。

      琳琳疯狂的舌技让第一个男人在很短时间内缴了枪,但琳琳习惯性一口喝下
      了所有精液。懊悔不已的她只能继续给下一个男人服务。

      此时,她已经搞定了四个男人,吐了三份浓精到管子里去,时间不知不觉已
      过了四十分钟。嘴巴已经有些酸痛,琳琳果断脱掉衣服,露出34D的大胸,夹
      着眼前的鸡巴上下摇摆,又引得狼叫一片。性吧首发

      再次让两个男人喷射以后,琳琳已经觉得自己有些疲劳了。可面具脸也没有
      说要收集多少精液,咔擦咔擦走动的时钟才走到一个小时,还有四个小时……机
      械声音再次响起,面具脸令人作呕的声音「男人手边有手链开关,是天堂是地狱,
      自己选择。」

      吃了一个小时鸡巴的琳琳下体已经瘙痒难忍,但被吊着的男人鸡巴比自己踮
      起脚尖站起来还要高,即使后入都不可能。面具脸这是要让她释放男人搞自己么?

      琳琳毫不犹豫选择了一个最矮的男人,踮起脚尖勉强能碰到开关。她娇柔甜
      美的身体整个贴在小男人身上,直引得男人一阵颤抖,一股浓精瞬间喷薄而出,
      射在琳琳的大腿上。

      「呀!你这怂货!这样就交货了!不争气……」琳琳赶忙把腿上的精液刮下
      来滴进漏斗,寻找下一个目标。

      随便找到一个,跳起来按到手链开关,男人双手被释放出来。这头早已等候
      多时的猛兽一把抱起琳琳,分开双腿,大鸡吧直插入云霄,干得琳琳说不出完整
      的话。

      「啊!……啊!你!不要……不要这样!你!慢点……痛!你……你不要射
      在!不要射在里面!」男人在春药和春宫戏的双重刺激下已经箭在弩上,抱起琳
      琳疯狂抽插十多下便一股热腾腾的浓精喷洒在琳琳阴道深处,浇得她颤抖起来
      「啊……为什么这么舒服……」不同寻常的快感刺激着琳琳,也刺激着男人。男
      人虽然射了,鸡巴依然坚挺地顶在阴道深处。稍作休息,男人又抽插起来。

      「啊!为什么!为什么你还可以……不要啊!求你……我要把精液……倒到
      ……为什么这么爽……求你……抱我过去……」

      男人丝毫不顾她的哀求,一路狂插到底,精液混着阴道液体抽插成白浆,全
      抹在琳琳下体上。又不到半分钟,另一股滚烫的精液喷进去。男人腿一软,跪倒
      下去。琳琳顾不得被摔倒在地的痛,捂着下体冲到管字旁,把混合着白带的精液,
      和已经被操成白浆的东西一股脑挤进管子里。

      瘫倒在地的男人虚弱地喘着气,鸡巴挂着淫水,竟引得琳琳一阵娇喘,挤完
      精液飞奔过来,把沾满白色泡泡的鸡巴舔得干干净净。注射了药的鸡巴竟然在一
      瞬间再次勃起,男人杀红了眼一般抱着琳琳的头一阵猛操,直操得琳琳花枝乱颤,
      再次把一些淡了不少的精液喷在琳琳嘴里。性吧首发

      琳琳捂着被干痛的嘴爬回管子旁,被虐待的委屈让她留下两行眼泪。可是琳
      琳心里知道不能放弃,求生的本能使得这个淫荡的荡妇踩在舔食鸡巴的道路上停
      不下来。

      一个……两个……被释放的男人无不抱起琳琳只会猛干,很快就把精液撒在
      琳琳身上。不一会儿,琳琳大腿、头发、胸口,都散发着精液的腥臭。

      「啊……好爽……不行了……啊!啊……啊!!」久违了的阴道高潮也在此
      时疯狂到来,琳琳早已吼哑了的嗓子彻底崩溃,发不出一丝声音。男人们依然在
      操着,丝毫不给她休息的时间。

      「……啊……」回过神来的琳琳继续把身上的精液刮下来滴进管子里,心里
      一阵暖意涌上来。似乎,这个游戏真的很好玩呢。收集精液的快感让琳琳无法自
      拔,强大的成就感让她觉得自己像堕落的女王一般受着万千男人的宠爱,她的身
      体就是给予男人的最大恩赐。

      不知不觉已经是三个小时过去,琳琳已经前后舔射了七八个男人,放下来四
      五个男人了。从刚开始的求神本能,到现在失神的淫欲本能,琳琳早已乐在其中,
      理智里保持着一丝求生,还敦促着她把身上,嘴里,阴道里的精液挤进管子里。

      陈琳琳今年28岁,和老公王义结婚四年,还没有孩子。两个人都忙事业,
      房子首付还差一大截,更别提孩子的事了。这也让生性淫荡的琳琳有了更多的放
      纵空间。老公王义结婚之后似乎就对琳琳这个大美女丧失了兴趣,每个月草草了
      事一两次性生活,时间也不长,更别提琳琳更喜欢的阴蒂刺激了。王义是个老实
      人,从不在外拈花惹草,但也是个聪明人,事业有前途,受老板赏识。

      两个人之间的沉默大概只有性生活才能打破,妻子琳琳常常加班到十点,丈
      夫也从不过问。琳琳很开心找到这样一个放任自己玩乐的老公,让自己放纵自由。

      房间里的琳琳此时想起了自己的老公,那个沉默的男人。事业让他对自己不
      管不顾,但是自己更对不起他吧,那一顶顶绿帽子,也许一卡车都装不完。

      老公这时候在哪呢?我失踪了他会不会在找我?或者只是当作偶尔的不打报
      告不回家的惯例而已?真不应该让老公习惯我这种生活节奏……有没有人能救我?

      地上累倒了几个男人,但束缚在墙上的男人还有三十多个。每次应付一个已
      经让琳琳有些筋疲力尽,但如果一起打开……我会被吃掉吗!

      惊恐的琳琳发现面具脸再也没有发过声音。看着墙上那么多种马,琳琳也失
      了神。淫欲和恐惧的刺激下,琳琳一次打开了三个男人的镣铐。

      冲动不已的男人一把按住了她。个子最大的那个将琳琳按在地上,直捣黄龙。

      「啊…………」

      另外一个强壮但矮小的男人跨到琳琳面前,和身高不成比例的大屌不断甩在
      琳琳脸上。琳琳张开嘴,努力伺候着肌肉男。

      「唔唔唔……」肌肉男猛烈操着琳琳的小嘴,被撑成O型的嘴吞吐着燃烧的
      龟头。

      还有一个男人挤不进去,只能自己在一旁打飞机。他忽然抓住琳琳的右手,
      疯狂地套弄起自己短小的鸡巴。一股精液横飞而出,盖在琳琳眼睛上。

      「唔!唔……」琳琳不得不紧闭双眼,另一只手擦掉眼睛上的精液,滴到管
      子里。打飞机的男人并没有停下,继续抓着琳琳的手,一股又一股精液喷射在琳
      琳脸上。此时的琳琳,呼吸里只有精液的淫靡,那是对她最强大的催情药。

      琳琳疯狂地配合着男人的奸淫,把自己送上一阵又一阵疯狂的高潮。滴在地
      上的精液,琳琳就用手挂起来滴进管子去。刮不起来的,琳琳便趴下去,翘着已
      经红肿的骚屄,一口口吸上去吐在管子里。

      在不知是淫欲还是痛苦的浪潮里过了许久,机械声冷漠地响起来。

      「陈琳琳,恭喜你,你和你的身体通过了考验。」性吧首发

      声音传入琳琳脑中,她如释重负又恍然若失地累趴在地上。周围尽是筋疲力
      尽的男人,和散发着腥臭的精斑。

      「但是,你失败了。」

      刚放松的心又紧起来……他是什么意思?

      琳琳想抗议,只不过已经没有一丝力气,喉咙也发不出声音。

      除了没有被释放的男人时不时的呻吟,琳琳只能听见自己沉重的呼吸。

      「陈琳琳,我们的精液收集器失灵。游戏结束。」

      什没等琳琳意识到这句话是什么意思,电流咔擦声此起彼伏地响起,一头头
      愤怒的野兽甩着酸痛的手,挺着巨大的刑具,向琳琳飞扑而来。

      「救……」这是陈琳琳发出的最后一个声音。

      这里是哪里?

      王义适应着房间的光线,摸着头慢慢爬起来。

      这是一个非常小的房间,身后有一扇关死的大铁门,前面有一个旋梯。房间
      里还有一小台老旧的电视机。

      王义大声呼救,耳朵贴墙上,猛锤门,都无济于事,似乎这里只有他一个人。
      旋梯尽头也是一扇铁门,透过铁门上脏兮兮的窗子似乎能看见一个背对着坐着的
      人。

      王义颓然地坐在地板上。忽然,电视闪起雪花,机械而冷酷的声音从一张极
      其可怕的小丑脸里吐出来。

      「王义,身为市场总监的你是一只彻头彻尾的绿毛龟,你明知道老婆天天背
      着你出去偷汉子,不仅不找回男人的尊严,居然还偷拍老婆和别的男人做爱,自
      己看着打飞机。今天,给你过足瘾。陈琳琳此时在楼上房间里,我已经为你打开
      楼上的门,你把角落里的水给她喝,拿掉她的眼罩,回到房间里来。我没有开玩
      笑,她的性命掌握在你的手里。配合我,是唯一的出路。」

      王义满头莫名其妙,但这一切不像是开玩笑。他拿起角落里的矿泉水,爬上
      旋梯。门已经打开,王义认出了那是他妻子的背影。但更恐怖的是墙上那些赤裸
      的男人。为了救出妻子,王义只是完成任务,便退回楼下。铁门在王义身后再次
      关闭。

      机械声又响起来。

      「王义,我想和你玩个游戏。房间正上方有一根管子,陈琳琳将把房间里男
      人的精液收集起来,流到这个房间里。你的任务是喝下所有滴下的东西。一旦任
      务失败,你的妻子将承受所有男人的轮奸。」

      「现在,你身后的大门已经打开,你随时可以离开。」

      王义冷汗直冒,他……没开玩笑吧?

      直到房顶管子里滴下第一团……掺着白色液体,散发着阵阵腥臭的东西时,
      王义也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机械声没有再响过,他的内心充斥着恶心和绝望……

      【完】
        

    推荐人妻熟女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