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长推荐

  合作伙伴

  • 当前位置
  • 首页
  • 人妻熟女
    • 『【师说】(1-4)作者:一朵奇葩』
        作者:一朵奇葩
      字数:3385


      开学的时候我就觉得不对劲,学校越修越小不说,这条学校的必经之路竟然
      比翻修之前还坑洼。到教室的时候裤脚已经沾满屎黄色的泥渍。这狗屁的学校,
      再过一个半学期就能刑满毕业,日子还是这么难熬。周边的人正在交流着假期作
      业,互相炫耀着假期的各种经历,天花乱坠,仔细一听又多是彼此吹嘘,不知所
      谓。

      「你看到了吗,路上又多了个奇怪的乞丐」。「有呀,而且神神叨叨,见人
      就兜售他的泥垢丸,死保安都不知道赶人的吗。「旁边的李洁跟潘娜又再那抱怨
      了。这两个骚包假期里又不知道出去援交了几回,说起她们两个,自从上次暑假
      两个人一起出去卖肉,结果卖到了隔壁班的数学老师的胯下,最倒霉的还是被学
      校里的李大嘴吧看到,从此这两个女人的名字就再学校里传开了,期间各路人马
      都明里暗里的给暗示想发展超友谊,那个倒霉的数学老师也因此被学校开除。

      不过话说回来,我也注意到了那个乞丐,穿得跟个喇嘛似得,也不是太邋遢,
      却总给人一种压迫感,所以路过的人都是绕开了去,有些个倒霉蛋会被他从背后
      突然抱住,然后就听到到狂喊「主人,主人,老臣总算找到你了」。一开始被抱
      得两个人,虽然惊恐,但听到老乞儿高喊主人,面上也不自觉地贴上了点光彩,
      仿佛自己真的就成了那个让万众低首,百姓臣服的第一人。结果这个死老头见了
      男人就叫主人,见了女人就叫娘娘,连学校负责扫厕所的李大妈都被他抱着,一
      遍遍叫着,太宗娘娘,老臣好仰慕你啊。搞得那些早前还摆出高人范的男同学立
      马绿了脸。

      不幸的是连我都惨遭这老头的毒手,浑身上下都被摸了一遍,连裤裆都不放
      过。说也奇怪,他的力气也够大的,怎么挣扎都甩不掉,到最后只能让他糟蹋完
      了才准许我黯然离去。旁边的人都是甩手看热闹,别指望有人上去拯救你,因为
      他们多数也遭过毒手。

      坐在椅子上,突然被后面的人推了下脑袋,不看也知道,又是瞎子。这小子
      天天戴个墨镜装高深,学校里的人都管他叫瞎子,他还不服,说自己这叫范。我
      心里直呼范你妹呀。不过虽说他身材矮小,又装神弄鬼的,但他有个本事,就是
      打听事,每次跟他聊天都能听到一些最新的内幕消息,像什么张老师的情人又去
      堕胎了,毛校长的女儿又来学校了。

      「别推我头,乱发型。」我最烦他这样,总是破坏我的板寸,他拿脸对了我
      1分钟,我不知道他在干吗,看着他的大墨镜,我估计他在鄙视我。

      「我跟你说件事,那个老头不普通……」瞎子一反常态的跟我说道,很是严
      肃,弄的我也不得不低声问他,「不普通,莫非是苏乞儿?」他又拿脸盯了我一
      分钟。我心想,你搞笑呢你,你说他不普通还不准我套用历史名人吗。「你倒是
      说呀,怎么不普通了。」我不耐烦的说道。「他三天前就在这了,看着不像是来
      要饭的,倒是来找人的。」「废话,我也知道,他在找他的主人,在找他的太宗
      夫人」,说实话我真从心底鄙视瞎子,怎么总说废话,他百晓生的名号到头了吗?

      「我告诉你,他不仅是在那每天见人发疯,昨天晚上,我来这看李洁跟毛校
      长幽会的时候,看到有3个人围着那个疯老头问话。」「他们说了什么」我看到
      瞎子一副正经表情,不由得出声问道。「我……没听到」,我一巴掌就抽在了他
      脸上,跟着装了半小时黑超特警,原来连个屁都没听到。「你是猪,有没有?有
      没有?有没有?」「好的,我是。不过我听到他们之间也提到了主人一类的词,
      我猜这件事不是那么简单。」打发走这个死瞎子,我不禁身体一凉,被这么个神
      神秘秘的老乞丐摸了全身,手不由得整理齐凌乱的衣服,当手划过上衣口袋时,
      一件硬质地的东西搁到了我的手,心脏立马一抽。看了看四周的人群,慢慢地把
      手伸进去一摸,翻出手一看是一款类似玉的东西,通体如墨色,略微发青,中间
      是一个环形,两边多出了类似兽角的两个突起,陪有环形螺纹。环形的正中有颗
      红宝石,这是我猜的,因为这颗红宝石并不像其他那么有色泽,倒像是假货,没
      有光彩,更像塑料制品,但我却本能的感觉这是一颗红宝石,自己也有些奇怪。
      粗略看了一眼,立刻收进内衣口袋,生怕其他人看到,上来唧唧歪歪。

      开学的第一天,必然是拿新书,交作业,老师鼓励至此,学生激情演讲。等
      到一切事情都结束,我赶紧抓起书包溜人,想着第一时间回家去搜索下这个奇怪
      的玉佩。只可惜人算不如天算,天算不如瞎子算,没料到这个死瞎子在校门口堵
      着我,说是为了证明他的话有质量保证,非要拉着我去偷窥老乞丐。

      「我相信你了,混蛋,快放手,我妈喊我回家吃饭了」我没好气地对他讲,
      没想到这个家伙认了死理,死活非拉着我去。看来是跑不了了,只能被他拉扯着
      走到一个树林丛中,找了个隐蔽的位子蹲下来。「我告诉你,我真看到了,我们
      等等,兴许今晚还有。」瞎子很是兴致高昂,我不知道他今天为何如此这般,莫
      非这老乞丐是他失散多年的老爹。回头一想,开学第一天就蹲点偷窥乞丐,这也
      算未来人生中的一个谈资,因此就跟着他等了下去。

      「我要回去了,尿都憋了一泡,不陪你发神经了」,晚上8点的时候,我实
      在没了等下去的心情,扯起书包就要走人。没想到他一把把我压下去,对着我比
      着嘘的手势,看我回头怒视着他,他又迅速的用食指指向前方。这一望还真吓到
      了我,三个看上去普通的上班族,此时已经围住了老乞丐。因为刚入夜,天色将
      暗不暗,还能从路灯的余光中辨识出他们的样子,只是为首的那个人,面向和善,
      双眼温润,黑眼珠子大的感觉就像一个刚出生的娃娃,只是此时他伸出双手,在
      老头身上上下摸索着,感觉像是在找什么东西,我不自觉地摸着口袋里的兽角玉
      佩,心中开始泛起了不安。

      「宋老头,我们可不想再在这个污秽的空间呆着了,识相的,赶紧告诉我们,
      北域刀氏一门的小崽子到底被你们藏在哪里,不然我们的手段你也是知道的」,
      随着他的问话,目光中倒是透出些个狠劲,只是这就像孩童发狠,虽说他生气了,
      你却总会报以宽容似的微笑,总也生不起什么怨念。

      「哈哈哈,妙哉妙哉,双鬓微白唇朱红,眼似孩童心如蝎,莫道他是佛门客,
      绵里藏针不由人。这首打油诗,说的不会就是你吧,李尘一?」老头自顾自地念
      了首诗,念完索性大咧咧地躺下,笑着望向那人。我虽不认识他们,但也从他的
      笑声中听出了一丝轻蔑。再听到他念出双鬓微白唇朱红时,自然地望向了那个李
      尘一,只是他的双鬓哪里有一些白色,只见乌黑满头,顶多是个三十好几的中年
      上班族。

      「宋先生还是这么附庸风雅,作着这些没有意义的打油诗,倒是有付了智者
      千虑的好名号了。」那个中年人倒也没因为乞丐的问东答西而生气,语气反倒和
      善起来,感觉倒像是两个许久不见的好友,就别重逢一般。「什么智者千虑,若
      是千虑怎会算漏一着,说起名头,倒是疯人疯说更加确切一些」,老乞丐笑了一
      声,声音中满是凄凄之音,似是为了他所谓的算漏一着而懊悔。「实话跟你说吧,
      刀门之主在哪我也不知道,这个世界你也看到了,早已脱离了你我认知的范畴,
      这五日来,我也快耗尽了最后的一丝灵力,你要是想找,便自己找去吧,老头儿
      可不陪你了。」说完他倒是挥手一摆,自顾自地离去了。

      「先生这便走了吗?早上我可看见你对着某个孩子多动了几下手,那个人叫
      什么来着,哦,对了,似乎是叫沈星。这是他在这个世界的名字吧。」听到这里
      我的心立马抽了下,背后冷汗直流,沈星……这不就是,这不是就是在说——瞎
      子吗?我侧身盯着瞎子,从头到尾的盯着他看,这熊孩子到底哪里有刀门之主的
      影子了,还什么北域刀门,就算是剪刀门也不会选这么个人当老大吧?这个时候
      的瞎子却是异乎寻常的激动,貌似要冲出去主动高喊「我就是沈星,我就是刀门
      之主。」幸亏我发现及时,拉住了他。我来不及思考他是怎么知道瞎子的名字,
      我和瞎子都有些慌了神,就在这个时候,那个老乞丐却是高喊一声,作势欲扑,
      另外三个人刚想摆出姿势回击,那老头却在眨眼之间又飞一般的转身逃去。当然,
      这一切,我们都没看到,我正忙着拉住瞎子的后腿防止他去接替刀门门主之位,
      而瞎子正在拼命的运着内力想要震开我。等我们再一抬头,那四个人都已经没了
      踪影。我们四目相顾,一片茫然。

      「先回家吧,今天看到的事情别告诉别人,我觉得这里面有点拍电影的味道,
      可能是哪个节目在这里搞综艺节目。」我怕瞎子对于今天的所见所闻难以接受,
      随便扯了个理由浇灭他登上武林霸主的美梦。「我知道了,我还没真瞎,这里面,
      我闻道了阴谋。」瞎子走了,我不知道他闻到了什么阴谋,但我没问他,因为就
      在刚才,我没忍住放了个屁,我怕被他发觉。只是从此以后,我再也没见过他。

      回去吧,我急需一通热水澡,好让自己从这堆疯子的对话中清醒过来。


        

    推荐人妻熟女

      合作伙伴

    阅女阁

    91福利网

    爱福利导航

    艺术总奸

    熟女人妻会所

    红灯笼会所

    两性百科

    梧桐导航

    含香导航

    先锋导航

    初一导航

    百色榜

    福利入口

    福利目录

    PORNOXOX